河南物流企業并購現“分水嶺”,行業人士:下半年中小物流企業將迎“大考”

時代的一;,落在一家物流公司頭上,就成了一座山。

如何撐起這座山?

河南部分物流企業選擇了并購、重組、整合等,試圖抱團取暖渡過難關。

2020年1月,太行物流全資收購了暢興物流,眼下正和河北一家物流洽談,計劃再行收購;5月16日,山東一家區域小霸王負責人將來到鄭州,和河南一家頭部物流企業商談合作事宜。

而國際上物流并購也在風起云涌,2018年,全球運輸與物流業共發生219起并購案例。


南四環嵩山路原暢興物流園

現象:一年并購一家物流,第三家正在談判中

狼在草原上左沖右突,只有兩個目的:一為逃命,二為搶食。

眼下,辛偉在山西太原忙得不可開交,目的是后者。

2019年12月底,經過前期幾個月的談判,鄭州太行貨運有限公司(簡稱“太行物流”)全資收購了河南暢興物流有限公司(簡稱“暢興物流”)。2020年1月,河南太行暢興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掛牌成立。太行物流的主要線路在山西,在河南省內的網點不夠齊全,而暢興物流在河南省內深耕多年的局域網則可彌補這個缺憾。

辛偉眼下的忙活,正是為了讓雙方的線路、網點滲透得更為深入。

太行和暢興的牽手,不是辛偉的第一次收購。

2019年5月1日,來自珠海極客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的投資方,全資收購了太行物流。辛偉就是操盤手。

“我們有個三年計劃,一年收購一家。”辛偉說,第三家要收購的是河北的物流公司,目前已有目標,和對方也已進行初步接觸。如果不出意外,2020年底、2021年初即可敲定。

無獨有偶。

河南一家頭部物流企業的董事長稱,5月16日,山東一家區域小霸王的負責人將帶領團隊來鄭州,和他公司詳細商談雙方的進一步融合。


物流園內太行物流車

觀察:曾經牽手又閃離者,皆因資金不到位

河南的物流公司大部分在今年2月底、3月份才陸續復工,但一復工,誰在裸泳立馬就顯現出來了:3月26日,天天物流被曝出事,共拖欠商戶1200多萬元代收貨款;4月7日,新鄉的萬民物流,被曝共拖欠信基調味品城商戶170多萬元貨款;5月12日,河南科技市場商戶反映,被宏圖物流拖欠200多萬元貨款。

然而,資本市場是個嫌貧愛富的主兒。讓它錦花添花易,雪中送炭難。

物流公司正常經營時,在金融機構尚且貸不到款,何況出事后?

物流界發生并購、整合時,馬太效應表現得更為凸顯。

在暢興物流被太行物流全資收購前,2018年10月,上海的商橋物流一度想把暢興物流收入囊中,雙方也簽下了戰略合作協議。但這段合作就像年輕人的婚姻一樣,出現了“閃離”。2019年3月,雙方即分道揚鑣,各歸其位。

究其原因,知情人士透露,說好的投資沒有到位。

另一起被業內所熟知的河南物流并購也因為類似的原因而無果而終。


南四環嵩山路原暢興物流園

經驗:強強聯合也要制約,一方退出將面臨500萬元罰金

并購、整合的大戲中,當然不缺精彩的故事。

比如上海聚盟和河南黑豹物流之間的合作。

2018年4月,號稱要“大票成網”的上海聚盟和河南黑豹物流牽手,從此,聚盟在鄭州只認黑豹物流和其董事長楊光。 為了讓雙方的合作更緊密,楊光還以個人身份入股了聚盟。

聚盟常務副總裁張猛在接受河南商報記者采訪時,把這種關系形容成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夫一妻制”。如果有一方違約,將支付給對方500萬元的罰金。

“既然結了婚,無論如何,我們都會繼續走下去,為了2023年公司上市全力以赴。”張猛稱,無論是夫妻關系還是企業合作,沒有完全匹配的,雙方只有不斷磨合不斷成長,隨著市場和客戶的需求進行適時調整,才能創造更大的利潤。

這種說法被業內看作為了合作表達的誠意。

2018年5月,方圓物流全資收購了創新物流。方圓物流總經理田廣建稱,創新物流成立于2000年,“品牌”是創新被收購時最大的優勢,雙方算是強強聯合。

如今,一年多時間過去了,兩個牌子一個班子的方圓物流和創新物流,業務量增長了20%至30%。而且,在原來的省內線路無盲點的基礎上,2019年起開始拓展全國的干線網絡。

收購了暢興物流的太行物流,場地由原來的30畝變成了60畝,分公司由原來的85個變成了145個,省內網點由32個變成了70個。

“已經實現了1+1大于2。”辛偉說,按這個節奏,公司在5年內收購5家物流公司,覆蓋河南、山西、山東、河北、陜西應該不成問題。


物流園內暢興物流收貨處

預判:下半年,是中小物流企業的高風險期

借力打力,可事半功倍。 并購、整合作為一種能有效提升行業規模集中度的企業行為,在物流界輪番上演。

據普華永道統計,2018年,全球運輸與物流業共披露219起并購案例,涉及的交易總金額達1153億美元。 分地區來看,2018年,亞太地區運輸與物流業的并購交易數量和金額均位列首位,分別達129起、567億美元;其次是歐洲地區,交易數量57起,交易金額480億美元;北美地區并購活動也較為活躍,交易數量、金額分別達54起、190億美元。

其中,最吸引人的達飛集團收購CEVA一事。作為2018到2019年間國際物流界的重大事件,整個過程從2018年4月份到2019年10月份落下帷幕,歷時一年半時間,涉及金額約16億美元。

國際上的物流并購、整合,更看重互補和強強聯合。

作為全球第四大集裝箱航運公司,達飛看中的是CEVA的服務能力和服務網絡。對于達飛而言,貿然介入一個自己所不熟悉的領域是有風險的,因此達飛首選以資本為紐帶與CEVA結成戰略伙伴關系。

辛偉原本是河南人,2008年在廣東進入物流領域后,意識到了物流是未來發展的大趨勢,遂于2019年攜帶資本回到物流大省的家鄉頻頻收購。他說做物流是需要時間和經驗沉淀的,如今,公司頻頻出手收購,就是要拿金錢換時間,拿時間換成本。

他預判,2020年將是物流并購的分水嶺,有錢有人有技術的強者更強,不能抱團取暖的單槍匹馬作戰者,將會倒下一批。而受疫情影響,最近兩三年內,估計不會崛起新的上規模的物流企業。

河南省物流與采購聯合會執行會長畢國海認為,或許是當下物流企業的觀念還沒有轉變,受疫情影響也沒這個實力,目前河南大范圍的物流并購整合并不明顯。

但他同時提出,下半年將是中小物流企業高風險期,有遠見者可以主動作為,規避風險。 

相關產品

評論

重庆幸运农场挂机